page top
故事




法寞兀仰望湛藍的天空,太久沒動到匕首的他思忖著…原本以為停滯一段時間能學到什麼,但錯了…反而讓自己陷入比膠著還更膠著……

等待是什麼意義?

等著、等待著、等待著那一天的到來。沒有告訴你要多少時間,要走多少路,要經過多少痛苦才能到得了目的地…
每天過著一樣的生活,打打殺殺、逃離那些人的掌握還有什麼?




法一直搞不懂自己要的是什麼,只是很想逃離自己的家庭,有等於沒有一樣,他不喜歡自己的父母,更不喜歡這家庭,應該是說這個壓得他喘不過氣的家族…
當時若不是遇到他,想必自己大概不會在這吧。若不是他,那麼這一切就都沒意義了不是?
法苦笑。

深的有點發黑的藍色長靴踏在磚瓦上,夜空燦爛的令人暈眩,月亮掛在天上向世人們微笑,一種溫柔的笑容。法朝著城外走去,守著城門的侍衛看見銀色白髮的他便詢問「年輕人,大半夜的一個人出城?」侍衛帶著睡意的臉望著他,泛著些血絲的眼眸看著他。
「嗯,是的。」法若有似無的笑著,夜晚外頭的危險也知道。
「外頭可是…」話還沒說完就被法的言語打住「沒事的,我想出去走走。」微笑。







主城外不遠處就是有著高大樹木的森林,夏日結束,夜晚的秋風撫過他的肌膚,把玩起他銀白色的髮絲,那血紅色的眼眸在夜晚中像似吸血鬼般的過於邪魅。享受著寧靜夜晚的他卻在此時聽見遠處傳來急促的腳步聲,以這腳步聲來判斷是山賊又再追著可憐的旅人所傳來的聲音。法抽出掛在腰間的雙刀,氣息隱沒在森林之中,快速而無聲的往那方向前去。

一名少年背著對他來說有點大的弓,手上抱著一大包的行李被五、六個人追趕著,身上多處擦傷,他低著頭努力的逃,身後那些人卻發瘋似的大叫別逃別跑之類的話。法早就埋伏好,跳入他們之中…
刀身閃爍著月光給他的榮耀,在黑暗的空氣中留下一條條光的軌道,那群人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倒下的,雖然意識清楚但全身卻動彈不得「你…!!!」其中一名倒在地上的男人出聲。
「我想說你們這樣追著一名小孩不好吧。」黑色的圍巾遮擋著法露出的苦笑,他回頭看著躲在樹後發抖的少年。

山賊氣的大聲喊叫,驚嚇到附近的動物們,鳥兒從巢穴紛紛飛出,不久這地方格外安靜。「別那麼衝動啊,要錢去賺不就得了?」法手上的刀隨著他呼吸的起伏一閃一閃的,一種危險的氣氛隨之附上「放心你們大概過一個小時後就可以動了,你們就放過這可憐的孩子吧。」
法蹲下身子看著倒在地上的他,柔和的表情卻帶給人寒意「下次再被我看到就不是這樣囉。」小聲、輕柔的道出,一種不寒而慄的語調訴說他的危險。


隨後收起刀走向那名少年「沒事了,跟我回首都吧。」法搭上少年的肩,映入血紅色眼眸的是,那名少年似乎似曾相似…
「是法寞兀大哥對吧!!」少年高興的大叫,法有點不知所措的望著眼前少年開心的模樣。
「呃…你該不會是……」法蹲下,將他過長的頭髮往後撥,好看清楚他的容貌。銀灰色大大的眼眸看著法,眼神充滿著喜悅。

「…冷亦?」驚訝的道出。

「嗯!我是冷亦!法寞兀大哥我好想你喔!!!」冷亦丟下行李雙手緊緊環住法的頸子,讓法有點難為情的回抱住他「沒想到你都長那麼大了,這路上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…」冷亦趕緊搖搖頭「只要找到法寞兀大哥,在怎樣辛苦都值得!」冷亦笑得合不攏嘴。
「呵呵…」的確,自己在快滿十八歲的前一天逃離了那地方…
法拿起躺在地上的行李,便帶著冷亦離開森林,返回首都。










雲慢慢的漂移到月亮身旁,然後靜悄悄的將之遮蓋,彷彿剛剛的月光是一種幻覺,柔弱到何時消失都不知道…

走在路上的他,身後跟著尋找自己而來的弟弟…法有點覺得命運似乎就是這樣,有些是怎樣甩也甩不開,逃也逃不離的……

早已注定好的……










=A=....

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噗噗噗A___A

我還要看(敲碗(咦

話說你的標點符號沒全部用全形XD
獸獸 | URL | 2009/09/18/Fri 21:00 [編輯]
A_A

要看+1~(敲)
滸鬼 | URL | 2009/09/20/Sun 22:01 [編輯]

引用
引用 URL

© 不滅之城. all rights reserved.
Page top
FC2 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