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ge top
故事02
  


破曉,顏色還是藍色的空氣,霧濛濛的水氣模糊了一個從高處跳下來的人影,輕巧無聲的消失在街道。佇立在首都中心的飯店,在這一早失去了一名顧客。


  法在返回住處的路上,隱約感覺到身後的一絲人的氣息,便順勢繞的一大圈走進市民區的巷子裡,隱密自己的氣息,再從市民區退到附近的森林裡。只見那人現身東張西望的,法深紅的眸子牢牢注視著遠處的人影…
「看來…是個陷阱…」法將身子慢慢往後退,撞到了他「!」法回頭看見法侵就蹲在自己身後,看來太久沒有戰鬥似乎退步很多,苦笑。
「看來被找到了。」法侵身上四處纏著繃帶,手臂上都是擦傷的疤痕,雖然纖細但卻明顯的比法壯了些,和法擁有一樣的銀色頭髮,深紅色眼眸,但就是多了那點冷酷、狂野。
「要殺了他嗎?」侵的聲音帶著一絲絲的殺氣,法伸出手暗示著別衝動「想必他是跟蹤冷亦過來的,如果現在殺了他就等於告訴他們我們的藏身處,別衝動。」法冷靜的道出。
「冷亦?!」侵看著眼前他所信任的哥哥,回想起小時候除了自己以外還有一個令自己不太喜歡的弟弟,冷亦。
「他到這裡來做什麼…」冰冷的語言,證明是不喜歡他。
「冷亦是來找我的…」用著一般人聽不到的聲音交談,一邊又觀察著那抹人影。
「嘖。」侵抱怨了一聲,消失在樹林中,附近的樹葉就像被風輕輕吹過一樣。
法搖搖頭。從小,侵和冷亦的感情就不是很好…

  那人走了以後,法從容不破的從躲藏處走了出來,抓了抓後腦勺然後笑了「真糟糕,要是連這也待不下去,那我該何去何從…說好要在這裡等他的啊……」










  首都裡,人潮的叫賣聲、喧鬧聲有點擾亂法的思緒,明明快要遺忘的記憶隨著昨晚遇見冷亦後開始清晰,母親的臉、父親的臉、家族的使命…那個顯眼的家徽。法氏一家的特徵就是銀白色的頭髮、深紅色的眼和較為纖細的身材,曾經被說過是遠方民族妖怪的長相,但他就是忽略那種毫無意義的說法。右手壓著左胸口,似乎有隱隱感覺到血液即將流出的感覺,那種記憶太深刻,就像胸口的傷一樣在怎樣遮掩就是無法讓它消失。


  銀行擠著一堆人,不外乎遇到了熟人「法~是法嗎?」紅髮的他試問著。
「勞萊德!?」法有點驚訝又有點開心的走過去,慰問好久不見的好友「之前是跑哪去啦?好久沒見到你了。」
「沒啦,去北方的埃索度國家找點資料。」勞萊德手上抱著一本厚厚的書籍,上頭寫著法術之類的字眼。
「想必一定很累,你快回去休息吧,我有點事先走囉。」一如往常的笑容,卻沒有發現自己的笑帶點一絲勉強。快步的離去,勞萊德望著法快去離去的背影,他嘆「法…有事就說出來啊…」












  樹林裡一處空地,法侵在對著石頭拳打腳踢,發洩方才沒有殺了那人的怒氣,對自己家族恨透了的他,除了報仇以外還是報仇,其它並不想多想。
「哥哥那個笨蛋!被他們這樣對待除了順從還是順從…」侵停下發紅的手,鬆開緊握的拳,看著躺在地上的劍與盾,他逼自己拿起有重量的武器成為戰士,因為他不想走向法氏家族的後塵──雙手刀。

  法侵十三歲逃出了那,當時若不是法幫他解圍,要不然自己現在肯定是被關在地下不准出來看見陽光…想到這,侵拿起了劍就往地上一刺,刀身陷入地中。
「混脹!別再來找我們了!」侵仰望天空,想著勞迪跟他說看天空心情會變好喔。












  自己無法改變的事實該怎麼辦?逃避?面對?不懂。面對有時候感覺又像在逃避,逃避到後來好像是在面對,這種矛盾的心態真是折騰人,對吧?











=A=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人潮的叫賣聲、喧鬧聲有點擾亂法的思緒,明明快要"移"忘的記憶←遺

曾經被說過是遠方民族妖怪的長相,但法就是""忽略那種毫無意義的說法←少了"無法"?


故事貫連的很好啊!!

還要~(伸手(!?
獸獸 | URL | 2009/09/23/Wed 18:03 [編輯]
呵呵,謝謝指教喔
不過有個地方你會錯意了 CC

OKOK 最近想到很多呢
不過都是過往說QQ
| URL | 2009/09/23/Wed 18:50 [編輯]

引用
引用 URL

© 不滅之城. all rights reserved.
Page top
FC2 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