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ge top
故事03
  人來人往的餐廳裡,雖然白髮的人不會顯得特殊,但法和侵的頭髮卻帶著銀色的光澤,當光照射時會微微發出一點亮粉的感覺。路過的女孩們會多看法一眼,然後臉上有點帶著粉色的離去,雖然法並不是長的特別英俊但就是有那種氣質在,溫柔的感覺。

「哥,我想我們分開住吧。」侵大口吃著飯菜,他給自己的訓練量又增加。
「說的也是…還滿擔心冷亦的…」法看著美味的食物,一點食慾都沒有。
「你就別想他了,好歹他十六歲了吧,自己可以照顧自己了。」撕裂一塊肉。
「嗯,我躲在人多的地方吧,這樣逃也比較好逃。」法放下筷子,望著這些來來往往的市民們。

「哥…」侵停下忙碌的嘴,看著自己唯一承認的親人。
「沒事,別忘了我的專長。」笑。

  侵不說話,他知道一旦哥哥下定決心,不管是誰都不可能改變,只好由他去。法起身準備結帳時,侵搶先把錢放在桌上「我付吧,都我在吃。」法笑了笑,便走出門口消失在侵的眼裡。







  昨晚在蓋布蘭首都的外部不遠,有一個私人住宅,怕被人發現便蓋在山谷的涯壁上,想到達當然會有特殊的道路或管道進入。隨著住宅慢慢遠離,看見的是大自然環繞。

  住宅的深處有著溫暖的火光晃動著,一位銀白色長髮的男子正書寫著文字,密密麻麻記載真正世俗所發生的事,有錢有勢的人的真正死因,毫不猶豫沒有修飾的寫下來。男人額眉深鎖,然後揉揉發疼的太陽穴,看著在一旁幫忙的侍女,便搖搖頭說「下去吧,剩下的我來就可以了。」侍女欠身,乖乖離去。
  男人看著侍女離去的背影,他想起他的愛人…烏黑的長髮、和一般女孩子一樣的笑容,美麗漂亮的灰色眸子,長嘆。他坐在長廊上欣賞著夜色,只見一抹影子出現在男人眼前「法世大人,小的找到法寞兀少爺,但卻跟丟了…」
「不…沒關係,看樣子他也長大了不少…」眼前這位跟蹤高手也會被法察覺,看樣子法在外頭到底成長了多少…他心中有個底,想必是高人指點吧。
  現在法氏家只剩下他一人在支撐著,何時會崩垮他不知道,自從她死了之後身體逐漸因為心裡的傷而快速崩壞。

「冷亦少爺沒事的,他在蓋布蘭首都。」
「法寞兀他…一點想回來的意思都沒有?」疲憊。
「嗯…我想是的…」
「嗯,辛苦你了,下去吧。」法世揮了揮手,所有的侍衛和侍女們退離這地帶,留下他一人望著星空,孤獨攀附他全身。

  吶…若是妳沒死該有多好…殘酷的事實誰也沒辦法改變它,法世拿出沾滿血跡的女士衣裳,痛苦的緊握…











過往

  四年前那月亮邪魅詭譎的一晚,法氏全家忙進忙出,就為了半夜十二點過後的重大日子,法寞兀繼承儀式而作準備,同時也是他十八歲的誕生日。月亮異常的紫紅色使大家認為月神也在慶祝這盛大的儀式。

「法寞兀哥哥,你看!是紅色的月亮耶~」冷亦睜著大大的灰色眼睛看著血色詭異的下弦月,就像刀刃般邪惡鬼魅,向人索命。
「是啊。」法摸摸冷亦的頭,正準備要開口跟冷亦說話時,身後傳來侍女們的呼煥「少爺,夫人找您呢。」
「馬上來!冷亦,有空再跟你說吧。」法的溫柔是任何人都喜歡的。
「嗯!」冷亦穿著正式服裝,服飾全都是法世穿過的衣物,雖然對冷亦來說有點大但卻不失莊嚴。他一個人乖乖的坐在那,等著法回來。

  侍女帶著法走到宅院的深處,而這地帶不是可以隨便進入的,他是第二次進入此區「小紫,別叫我少爺,叫我法就可以了。」溫柔平淡的語氣,沒有察覺到一絲不對勁。名為小紫的侍女流著冷汗,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緊抓住法的雙臂「法!快逃,逃得越遠越好,從此以後跟這邊切斷關係!」幾乎接近尖叫的聲音,他不知所云。小紫的眼淚快速滴落,衣裳上和地上都有她的淚痕,微腫的眼皮不知道她鼓起多大的勇氣訴說著自己的心願。

「小紫,你怎麼突然這樣說?」法擔心的看著眼前激動的侍女,感覺到空氣間有種濃厚扭曲的粒子,不對勁到連自己的身子都顫抖起來。
  小紫拉著法的手,走向宅院的底部。充滿書櫃的房間,滿滿的都是文獻資料和法氏家族所記載的歷史,他望著這邊的書籍忍不住驚嘆。小紫則是吃力的將一本巨大的書抽離櫃子,然後將手伸進書櫃裡在尋找著什麼。
「小紫…」法似乎知道小紫想要給他看什麼東西,並沒有阻止她胡亂動這些重要文獻。

  不久,這些巨大的書櫃移動出一個縫隙,剛好是一個人能走過去的空間,她拿起一旁的臘台,帶領法到這黑暗的洞穴裡。陰暗乾冷的走道中,隱隱約約可以聞到書和紙的香味,乾燥的空氣讓喉嚨乾有點發疼,小紫俐落將臘上的火苗對準牆上的燭台,橘紅色的光線照耀,透出房間的輪廓。
「這…」琳瑯滿目、各式各樣的書籍充滿房裡,堆疊起來的紙和筆,殘破不堪的舊書,還有一個櫃子上頭沾滿黑色血漬…
「法,你隨便抽起一本看吧。」小紫暗淡的聲音,近似不忍心。

  他抽起離自己最近的一本沾上點血漬的書,上頭都是蓋布蘭官員的名字和家族階級,再來就是那些官員所作所為然後不管是好是壞就被殺害的記錄,誰下達的命令誰下的手也一清二楚。還有…法氏家因為某些原因殺害自己家人的大有人在。
「這些是真的還是…」法看著書上的名字,雖然不認識這些人,但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原來自己從小被逼去訓練就是這麼回事。他走向這邊唯一的書桌,上頭出現自己的名字…

法寞兀,將在完成儀式後殺害…
名字未寫上…

  深紅的眼眸盯著這字句,其中的含意他懂了,徹徹底底的懂了,這種家族誰待得下去,十歲被父親逼去暗巷暗殺嫖妓的官員,十二歲被父親帶到深山裡頭殘殺二十多個山賊…所有自己殺人的畫面像跑馬燈那樣快速閃過…只記的父親告訴自己的是「這些人都是壞人,所以我們要將他們剷除。」

  安靜的令人窒息,突然人倒地撞到地板的聲音喚回法對現實的注意力,回頭印入眼眸的是小紫躺在地上血流不止的駭人身軀,後頭站著一位穿著華麗無比的女子。和法一樣有著深紅色的眸子,但頭髮卻是烏黑亮麗的盤繞在華麗的髮飾上,蒼白的皮膚更讓人覺得這景像是幻覺,甚至根本不存在。





「母…母親…!」













=A=...

發表留言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阿阿阿阿阿阿阿!!!!!

怎麼沒了!???

下篇!!!!(催稿
獸獸 | URL | 2009/09/26/Sat 20:56 [編輯]

引用
引用 URL

-
管理員許可後即可顯示 [繼續閲讀]
2012/11/03/Sat 15:44
© 不滅之城. all rights reserved.
Page top
FC2 BLOG